锐客网

《小心陌生人》第三章|《小心陌生人》第三章 陌生来电

第三章陌生来电


洁白的天花板,一睁开眼,就看到了洁白的天花板。
怎么头很痛呢,感觉浑身乏力,像是睡了很久很久。我靠在床头,这是一个安静的小房间,左边有个很大的落地窗,右边有着简单的家具电器,这是哪里呢?
我闭上眼睛,揉揉太阳穴,发生了什么?我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我的家么。
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解不开锁。密码是什么,我怎么也想不起来了。指纹也不对,大拇指不是,食指也不对,难道这不是我的手机么?那会是谁的呢。
放下手机,我走下床,有些冷。去衣柜里面找了衣服穿上,很合身,这些衣服应该都是我的。突然看到满满当当的衣服中夹杂着几件男士外套,挂在里面有些突兀。看来我不是一个人住在这里,可是怎么只有这么几件外套是男士的呢?裤子,袜子,还有内裤却都是有女士的。是情人么?偶尔会来住一天的情人,难免遇到衣服脏了或者刮风下雨,需要换件外套。可是情人也需要有换洗的内裤吧?难道是怕回家被老婆发现内裤换了颜色么……
天呢,我在胡思乱想什么?我怎么会是这样的女人,怎么能允许这种事发生在我身上,真是笑话。我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一下,关上衣柜门,进了洗手间。
洗手间里的洗漱用品很清晰的证明这里还有个男人生活着,我很自然的拿起放在右边的紫色牙具套装开始刷牙,然后洗脸,毛巾只有一条,我想也没想的拿起来用了。上面有股淡淡的茉莉花香,是洗衣液的味道。
走出洗手间,我坐在沙发上,熟练的摆弄着茶几上的茶盘。烧水,然后用盖碗给自己沏了一泡七窨茉莉花,顿时满房间香气弥漫。我轻轻地闻了闻香,喝了口茶,心旷神怡,感觉头痛也好多了。
茶几上面摆着几样点心,感觉没什么胃口,终于决定拿起一块绿豆糕咬下一口。这就是我的生活么?这样安静,这样简单。
我昨天也是这样过的么?昨天,我怎么一点儿也想不起来呢。这很奇怪啊,昨天我吃了什么,去了哪里,一点儿印象也没有。那么前天呢?也不记得了。我发现,自己的记忆是零,什么也没有,想不起任何人,也记不得任何事儿。我以前也这样天天喝茶么?我知道用什么器皿泡什么茶,我知道每一款茶放在什么样的罐子里储存,然后呢?我就是这样,每天独自一个人如此安静的喝茶度日么?
头又开始疼了,我放下手中的绿豆糕,用力地揪住自己的头发,我抬起脚,缩起身子,让自己蜷缩在这张很小的双人沙发上。我有些惊恐,我是什么人,为什么在这里,我是病了吗,还是我疯了……我不知道,我只感觉自己像个行尸走肉一样,循规蹈矩的,活在这间屋子里。
什么声音这样响亮?不知道在沙发上蜷了多久的我,抬起埋在膝盖前的脸,循声望去,是刚才在床头柜上放着的那部黑色手机。
我走过去,屏幕上显示是迟磊的来电。这名字感觉有些熟悉,我划开了屏幕上的接听条,应了一声:“喂”。
“老婆,我今天上午好忙啊,早上七点就出门开会去了,现在才散会。你在干嘛?在喝茶么?”电话里的男人,叫我老婆,了解我喝茶的习惯,他是不是和我住在这里的那个人呢?
“哦,是在喝茶,不过有些头痛。”我实话实说。
“又痛了?那你吃药吧,在电视柜上,有个药盒,里面有三种药,上面贴着该怎么吃。”他的声音温柔且充满着对我的关心。
“好的,我知道了。”我无所谓的应答着,仿佛是每天都在重复的话。
“我今晚要出差,出去一周就回来,你乖乖在家等我好,我回来带你去海边度假,但是你要好好养身体,每天坚持吃药,否则医生是不会同意你去旅行的,知道吗?”他在电话里自顾自的说着。
“医生?我有医生吗?我什么时候再去看医生呢?”我突然间脑中闪出一道光,感觉像是让我在一片死水中抓住了一根稻草,似乎可以救命。
“哦,不用去看,你只需要坚持吃药就会好的,别问那么多了,你需要静养,安安静静的调理身体,你会好起来的。”他这次回答有些不耐烦。
我想继续问他,我到底是失忆了,还是精神错乱了,发生了什么事导致我变成这样子的,可是我没有问出口,因为我心里好像有个固定的程序一般,那就是我信任与我说话的这个人,我只需要听他的话就好。
“好了小水,老公爱你,乖乖等老公出差回来好吗?”。他的语气恢复温柔。
“恩。”我应了一声,心里想,小水,他叫我小水。
简单的道别之后,挂了电话。我放下手机,按他的吩咐吃了药,然后回到沙发上,继续刚才没喝完的茶,我拿起了那块咬了一半的绿豆糕,边吃边在心底里惊讶自己大脑一片空白却还能如此平静的坐下来喝茶。
叮叮当当的,电话又响了,是迟磊忘记交代我什么吗?我再次走向手机,拿起来却发现是个陌生来电。
我愣了三秒钟,还是选择接听了。
很安静,是的,此刻电话的两头都很安静。我感到奇怪,于是也保持着沉默,大概持续了有一分钟,我选择了先开口:“喂?”
先是一声叹息传过来,是个男人。那叹息声好像是悬着很久的一颗心,终于沉了下来。然后,他如释重负地说:“太好了,小水,真的是你,我终于又联系上了你。”
“终于?你是谁?很抱歉,我现在似乎想不起你是谁。”我感受到他的语气里充满了关心,还有一丝焦急,他是谁呢?
“我是你的朋友,你当然不记得我,因为你说你失忆了,并且你现在储存记忆的能力可能只有十几二十个小时,也就是说,你明早睡醒了,就会忘记一切,包括我,也包括你自己。”他语速有些快,好像在抓紧时间跟我说明一切。
“我的朋友?”我几乎是机械性的说出这几个字,不知道自己是在思考,是在重复,还是稀里糊涂随口一问。
“简单地说,我们是偶然相遇的,那时你很惊恐也很无助。你告诉我你一年前因为车祸导致失忆,然后又失去了储存记忆的能力,每天醒来都会什么也不记得,而你现在所知道的一切,都来源于一个叫迟磊的男人,你说他是你的男朋友。”他继续飞速的讲述着。
“迟磊?我刚刚接了他的电话,他叫我老婆。”我淡淡的说,有些莫名奇妙这个男人打这个电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在追我么?。
“刚刚?天呐,你刚刚接了他的电话?他说了什么?算了,你还是继续先听我把话说完吧。”他似乎很艰难的忍住了发问,喉咙里咕噜一下咽了口口水,继续说道:“小水,别相信任何人,包括迟磊!这是你让我务必要每天提醒你一次的,可是上次联系了之后,你手机就关机了,我找了你整整半个多月,今天你总算是开机了。”
“半个月?我手机关机了?”我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太多的疑问,我不知该从何问起。
“是这样的,”他插话:“我们认识有好几个月了,本来那天看到你,窈窕淑女嘛,我是想泡你……”
“说重点!”我冷声说。
“呃好,总之,我就是去和你搭讪了,我在你背后突然打招呼,吓了你一跳,我正要道歉,你却哭了。我当时一慌,忙坐在你面前问你怎么了。你盯着我的眼睛简直都把我给看毛了,然后问我,能不能信任我。我当时想泡你,肯定得说能啊,再说了,哥们儿好歹也是一地道的北京爷们儿,看你这种纯粹的北京大妞儿根本就没有抵抗力啊,就想着万一你真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哥们儿能帮就得帮啊。”他这语气突然就变得有点儿痞,但是听起来却感觉很亲切。
“我也是北京人?”我问道,也是因为不想他说着说着就又要跑偏了。
“对啊,你这长相虽然有些像南方妹子,但你这一嘴京腔儿,还有身上的那股范儿,肯定是一北京妞儿啊,这事儿没跑儿!”他顿了一下,似乎是感觉到了自己没说到重点,赶紧又往回聊:“当时你告诉我你车祸也好,失忆也罢,我都没往心里去,以为你跟哥逗闷子呢。但是你说着说着,摊开了怀中一个小本,那是个日记本,前面全是那个叫迟磊的写的关于你的日记,什么车祸啦失忆啦他爱你啦巴拉巴拉的,写了很多篇,但是你却从中发现了很多疑点。比如日记本的最后几页纸,被撕掉了。你觉得是写了什么才被撕掉的,因为纸上有些淡淡的凹凸痕迹,于是你找到一支铅笔轻轻的涂鸦,果然看到纸张上面有字显现了出来。虽然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字看不清是什么,但是最下方有一行大字却非常清晰,别相信迟磊!”
“啊!”我轻呼了一声,“别相信迟磊?”
“对,那行字就是这样写的!”他的语气变得认真起来。“那一瞬间,我心里嘀咕,到底是你在逗我玩儿,你是不是个作家正在跟我找灵感,还是你精神有问题,我想了很多种可能性。我正想着,你又跟我说,能不能拜托我件事儿,让我每天上午给你打个电话,跟你讲一遍今天你所告诉我的一切,务必要我提醒你,别相信迟磊,要自己努力找线索,帮自己恢复记忆。”
“帮自己恢复记忆?”我感觉自己刚才喝茶时的那种平静瞬间被这句话打碎了。
“对,你必须找回记忆,必须让自己慢慢能够记住一些事儿。对了,你说你偷偷写了一篇日记,藏在你的一件黑色羊绒大衣的内衬兜里,你让我提醒你去翻看,并且坚持写日记,对照着每天的变化,还藏在那件大衣里。我觉得你这办法有用,就答应了你。”他笑了一下继续说:“我觉得你这女孩子挺有意思,你当时的状态,我觉得挺刺激,感觉像是配合你在演一部小电影,悬疑加惊悚的那种,你还跟我要我的电话,我想你还真直接,主动要我电话,我肯定毫不犹豫的就给你了,结果你用无名指解开了手机锁,打给我,然后跟我说,存下来,我只能这样做,因为我不记得自己的电话号了。我当时笑了,感觉你很入戏。”
“那后来呢?你每天提醒我了么?”我问他。
“当然,我怎么会放弃这么有意思的追姑娘方式!我第二天十点打给你,你没有接,十二点多又打给你,可你一副全都忘记的状态,我在想,你是真的忘了还是在装,我也不确定,因为你当时忘掉一切的状态真的太特么逼真了。”他说:“我按照你的要求,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咱俩认识的经过,还有你拜托我提醒你的事儿,就像现在一样。你当时听完那种惊恐的状态,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小心陌生人》第三章|《小心陌生人》第三章 陌生来电】“然后呢?”我追问。
“然后你说你知道了,谢谢我,然后你就挂了电话。我觉得你有点装的太过了,正好我也有事,就没再给你打过去。”他那边似乎点起了一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了烟雾以后又说道,“再给你打电话是三天以后的下午,你接电话的时候依旧是忘了我是谁,但是那天你显得很消极,并没有上一次那么激动的感觉,我想你是不是这个游戏玩儿累了,也没多心。我想着这样也好,也许明天再打电话,你就能不玩游戏,跟我聊聊感情了。可是没想到,第二天你就关机了。”
“所以你这是第三次联系我吗?”我问道。
“算是第三次联系成功。”他又吸了口烟说,“本来我没在意,可是你连续关机了一周以后,我的手机,微信,QQ,邮箱还有微博,在同一天夜里被盗号了!钱没少,文件也没丢,什么都没被破坏,但是,我的电话本被完全删除了。”他语气有些神秘带着惊恐的接着说:“你知道吗?我当时瞬间就把这件事儿和你联系了起来。我感觉有人想阻止我跟你联系,而且这种感觉很强烈,呵呵,可是那个删我电话本的人没有想到的是,我天生就对数字特别敏感,你的电话,我看到的第一遍就记在脑子里了。”
“所以你一直坚持在联系我?”听到这,我也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劲了。
“对啊,我没有再用我的手机给你打电话,而是用了几次公用电话,还买了几张路边随便买的无头电话卡,比如现在打给你的这张电话卡,谁他妈也别想找到我。”他掐了烟,然后继续说:“可是你一直关机,我以为可能再也联系不到你了,说真的,我挺担心你的。没想到今天你的电话又通了,只不过,你好像依然不记得我。”
“我基本听明白了,首先,我想我是真的失忆了,我没有跟你在玩儿什么游戏,因为我现在真的什么也想不起来;第二,我很感激你坚守着对我的承诺,这对我也许很重要,但我现在还不清楚为什么重要;第三,我想我现在必须去翻一翻我的大衣了,看看我是否真的有那么一件黑色的羊绒大衣。”我说话的语气尽量保持平淡,内心却早已飘向了大衣柜。
“你去吧,我明天还会打给你,我希望你今天挂了电话以后,能先把这些内容都记录下来,在老地方藏好,注意安全,要时刻保护好你自己,我们明天继续。再见,小水。”
电话被挂了,我手里紧紧撰着手机,整理了一下刚才听到的内容,深呼吸了一口气,冷静,冷静!我努力的控制着情绪,缓缓打开了大衣柜,在最右侧,确实有一件黑色的长款羊绒大衣,看起来价格不菲。我伸手摸向胸前的内衬位置,果然,我摸到了几张纸。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