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客网

《重生》第三章|《重生》第三章 新年 第八节

于洁坐在副驾上回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心里觉得很好笑。公公婆婆他们老两口可是盼星星盼月亮一样把大姑子姐一家三口盼回来了,可是现实就是现实,差距就是差距。大年初一的晚上全家都坐在屋里等到八点多了,柴艳一家三口才抵达,进屋不到十分钟,这十分钟是一家人相互介绍,相互认识的十分钟。
柴艳的老公叫郑容凯,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广州人,四十多的男人,黑、矮、瘦,圆圆的脑袋头发谢顶,戴着一副金边眼镜,普通话也就是四岁孩子的标准,满口粤语,叽里呱啦和柴艳交流。十分钟过后,郑容凯就用粤语向柴艳提出来要去宾馆下榻,有没有提前订酒店?是不是订的五星级酒店,和你们家人的晚饭直接在宾馆的餐厅解决。柴艳也用粤语作答酒店早就预定了,是豪华套间,刚进屋,能不能多坐一会儿?我爸爸妈妈,哥哥嫂子都等了一天。郑容凯就回答了一句唔得行。柴艳立刻站起来一手拿包,一手拉着女儿起身,用当地话告诉父母,他们现在要离开,他们开车先去酒店房间入住,你们赶紧自己跟过来,大家一起在酒店餐厅吃饭。
从他们进屋到离开的这十分钟,于洁看在眼里,心里很不舒服,柴勇更是不舒服,他们多少听得懂一些粤语,加上语气和表情,他们都看的出来郑容凯是有多么的不情愿走进这个家,那一脸的嫌弃,哎呀嘛呀,好像谁欠他出场费一样。柴勇爸妈点头哈腰迎接姑爷,一脸奴才汉奸像,也难怪人家不拿正眼瞧他们呢!柴艳在郑容凯面前唯唯诺诺、低三下四的样子,感觉还不如一个菲佣。唯一让于洁感觉清新的是柴艳的女儿郑楠楠,胖乎乎圆滚滚的小姑娘,比柴硕博小三岁,表兄妹很快就亲近玩到一起了。
希尔顿酒店在市里是数一数二的五星级了,这种地方柴勇爸妈从来没来过,柴勇是陪学校领导、系主任偶尔来一下,于洁是经常光顾的。中餐厅的晚餐很精致,几乎都是粤菜,全家人为了等待她们一家三口的到来,都饿过去了,面对美食自然是没什么吃相可言,柴勇爸爸恨不得抱着盘子吃,柴勇妈妈更是舍不得浪费,每一个盘子都打扫干净,柴勇窝着一肚子的火,不怎么动筷子,于洁一直微笑着保持着风度,每个菜都浅尝一点。一大份海鲜粥被两个孩子瓜分了,剩下的粥底柴勇爸爸抱着大砂锅盆子一气干光了,柴艳看得恨不得挖地三尺钻进去。柴勇爸爸真的还不如《红楼梦》里的刘姥姥,刘姥姥再老土,怎么说还知道看看各位奶奶、小姐们、主子们的脸色,恁是让包间两位服务员看得目瞪口呆,她们都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但她们没见过这么没见过世面的人。郑容凯更是瞧不起这家人了,柴艳的脸色随着郑容凯的脸色变得难看至极。一顿晚饭吃到11点,各人各怀心思的散开了。
离开酒店走回家的路上大家都不说话,柴勇和于洁找了一个理由和爸妈分手,带着柴狗子回自己小家了,于洁本来就不爱住在柴勇父母家,何况今晚老两口的表现,让柴勇很无奈,姐姐柴艳在姐夫面前委屈的样子,才真正让他冷静不下来,柴勇就要爆炸了,他一夜没有安睡。一大早楚雨峰来电约于洁进大山里玩,他立刻就同意了,他需要空间和时间来理一理家里的事情。
弯弯曲曲的山路,不知道走到哪里了,各种急弯让于洁的胃翻腾地想吐,突然眼前豁然亮了,一座古典风格的石桥,桥下是封冻的河段,河面薄薄一层冰。楚雨峰拐弯开进桥旁边的空场地里,场子里早就整齐停了七八辆豪车了,于洁发现这个停车场很隐蔽,她赶紧下车,呼吸冷空气,想让自己的胃平复下来。楚雨峰已经走过桥,她还站在桥上眺望,远处太阳挂在半空中,不耀眼,冬天的太阳都是这样,近处的山,山上密密的树,桥的一端连着路,另一端是一个小村庄,灰的瓦,白的墙,褐色的梁柱,分明就是一副浓淡相宜的山水泼墨画。
于洁跟着楚雨峰的后面,又走过大约七八户农家的小院,走进一个对开的石门里,石门不起眼,灰仆仆的,门头和两侧连一副新春对联都没有贴,没有一点新年的气氛。推开这扇石门,迈过高高的门槛,穿过一个门堂,顺着窄窄的走廊往里走,走廊两旁都是一盆盆花草。眼前豁然开朗进入一个大庭院,小石子,小碎砖铺满整个院子,各种花卉盆景,自然成趣,院子一角的梅花绽放,香气扑鼻,冲着这股香味寻去,在走廊与庭院的夹角处有一棵粗粗的梅花树,于洁被花香吸引了,挪不动脚了,站在梅花树下久久不肯抬头仰望,没有下雪,懒散的阳光照在庭院里。于洁默默背诵着宋代王安石《梅花》的诗句:“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重生》第三章|《重生》第三章 新年 第八节】楚雨峰早就穿过花卉盆景,走进庭院里,庭院的尽头有一套石桌、石凳,七八个人围观着,两个人被包围在里面,好像是在下象棋,楚雨峰也站在一旁。于洁仍然站立在一进庭院里角落里,除了梅花,顺着墙边还有各色兰花,还有金桔,还有密密地爬山虎,另一个角落里还有成片的小竹林,竹林深处再往前好像没有围墙了,竹林好像很密很深,好像还有青石板的台阶延伸出去,这是个陌生的地方,于洁不敢走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