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家书

“我一生无愁无泪无私念,你切莫悲悲凄凄泪涟涟。”
――夏明翰写给妻子郑家钧的信
【红色家书】亲爱的夫人钧:
同志们曾说世上惟有家钧好,今日里才觉你是帼国贤。我一生无愁无泪无私念,你切莫悲悲凄凄泪涟涟。张眼望,这人世,几家夫妻偕老有百年。抛头颅,洒热血,明翰早已视等闲。“各取所需”终有日,革命事业代代传。红珠留着相思念,赤云孤苦望成全,坚持革命继吾志,誓将真理传人寰!
1928年3月18日




就义诗:
砍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1928年3月20日

这封短短的家书,道不尽的是对妻子的愧疚和无奈,在国家和妻子之间,夏明翰还是选择了国家,抛弃了他深爱的妻子,一声家钧,我相信他满含的是泪水,他也不想离开,可他把大爱给了这个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