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客网

蒜头大王


蒜头大王
文章图片
我从小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他们是山东人,顿顿大蒜头。生吃,或者自制蒜头蛋黄酱。有时还加点其他的,奶奶说叫麻芝。。。唉?怎么不是芝麻?

我跟奶奶睡一张床,脸对脸,我说,奶奶你把脸转过去吧,大蒜好臭。
那个时候我不吃蒜,却熟悉爷爷奶奶嘴巴里,甚至身体里溢出的蒜味。
后来我就长大了。变成了火锅爱好者,蘸酱永远是蒜泥麻油香菜。然后自己做招牌蒜泥麻油面,拴住男朋友女朋友的胃。再后来,彻底放飞,开始吃生蒜头。
我知道北方人饺子会就生蒜头。我知道北方人随便去什么饭店都能要到点生蒜头,就像要到白开水一样波澜不惊。
我开始流大蒜味的血,说大蒜味的话。开始想念爷爷奶奶的嘴巴。
【蒜头大王】可还是要克制啊,怕同桌吃饭的人嫌弃。也只是说说而已。脸皮重不过蒜香。而且你真的爱它,就会觉得光荣。好像是信仰,荒诞的纹身,莫名的宣言。我吃完大蒜回公司,看到你从电梯里走出来,还是高兴的大声说hi。你和大蒜都是我隐藏不住的爱。



      蒜头大王

      上一篇:Linux常用命令讲解

      下一篇:销售洗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