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客网

装修|家装救不了贝壳

装修|家装救不了贝壳
文章图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丨晓枫说
秋冬之交,贝壳紧闭 。多日以来,从上海到深圳,贝壳大裁员风波仍在发酵 。
贝壳2021年二季度财报显示,其实现营业收入241.74亿元,同比增长20.02%,创近5个季度新低,其经营利润率为4.62%,同比下降11.7个百分点 。业绩承压,传导到资本市场则是跌跌不休的股价,截止北京时间10月18日,贝壳找房的收盘价为22.02美元/股,市值262.2亿美元,以年内最高的79.4美元每股计算,贝壳找房股价的跌幅超70%,市值蒸发逾700亿美元 。
主业遭遇瓶颈,如何重回增长轨道成了贝壳亟需要回答的问题 。据观察网报道,接近贝壳的知情人士透露称:“缩减金融业务后,贝壳未来将加大家装家居业务投入 。”
万亿市场规模的家装行业是一个大赛道,也确实适合大平台们跨界讲一个新故事 。近一两年来,贝壳在家装家居领域大手笔下注,以颠覆者的姿态进入,这或许也向外界传递了贝壳押注家装行业的决心 。
但是,家装真得能成为贝壳找房新的增长点吗?
被窝复制贝壳今年7月,贝壳“豪掷”80亿元人民币收购圣都家装100%的股权,华丽进场“震惊”了整个资本圈和家装界 。圣都家装是总部位于杭州的一家装修装饰公司,官网显示圣都家装共有 “圣都家装、圣都精工装、圣都金义产业园”等品牌,业务已实现了江浙地区的全区域覆盖 。
这一大手笔的并购计划,也被行业解读为贝壳全面布局房地产交易下游行业的信号 。事实上,贝壳一直在悄然布局家装等新兴行业,早在2019年,贝壳即以被窝这一子品牌开始试水家装领域,并在2020年4月推出家居服务平台“被窝家装”,正式进入家装行业 。2020年6月,万科退出万科链家装饰有限公司(简称“万链”),后者由贝壳找房接盘,接盘后贝壳找房将万链并入了被窝家装 。
随着万链的并入,贝壳的家装业务布局也逐渐浮出水面 。据财联社报道,目前被窝家装主要有三条业务线,其一是贝壳精工,也就是被窝家装的自营品牌,负责施工交付;一个是独立设计师平台;最后是整装产品,合并后的万链就是分属于整装产品,是被窝家装自营的整装品牌 。该平台的整装品牌除了万链还有南鱼家装,而南鱼家装曾经也是链家旗下的家装品牌 。
通过登录贝壳APP,我们发现目前只有北京地区有家装业务上线,而万链家装和南鱼家装的业务布局刚好都在北京市场,反而是作为圣都家装大本营的杭州市并没有在贝壳平台上线,杭州业务缺失或许跟圣都家装的收购交易将在2022年上半年交割完成有关 。
从商业模式角度分析,被窝家装基本上可以算是一个重模式的一站式自营装修产品,业务布局主要在北京,其核心产品有整装套餐和个性化半包业务,APP和线下门店是其获客手段,目前平台暂无其他家装品牌和商家入驻,服务区域和服务产品较少 。
回顾贝壳的发展历史,或许可以“管窥”被窝家装布局逻辑 。贝壳是链家在其自身拥有9000多家自营门店和德祐的10000多家加盟门店的基础上,将门店和客户资源注入并孵化出的平台产品,甚至有媒体将其形容为“贝壳掏空了链家”,当用户在贝壳买房和租房的行为养成习惯之后,贝壳再开放第三方商家入驻,将平台发展为房地产交易领域的流量入口 。

科技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