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客网

学生家长打电话

昨天值班,本打算跟两个不在微信群中的两个学生打电话联系联系,问问孩子的情况,谁知俩学生家长的电话都欠费停机了,心里有些失落。
到了下午五点多,接到了小营爸爸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询问了小营的情况 ,小营爸爸说,小营在家里还是憋不住,经常去外面玩。我说,孩子如果去外面玩,你尽量陪着他,现在路上车多,以防意外事故发生。我问领回书后孩子在家作业了吗?营爸说,也做。我嘱咐说,让孩子每天把各科的书都看一看,做一做、写一写、画一画,如果不会的,家长教教孩子,如果家长不会的,就问问邻居家的小伙伴。
【学生家长打电话】最后,营爸说,好长时间没见老师了,挺想老师的。我说,等周一或周五来学校找老师吧,这两天我都在学校,并嘱咐来时一定先给我打个电话。
说实在的在疫情期间我最挂念的就是小营,班中十三个学生中小营是各方面表现最好的一个学生,可是家庭确实最差的一个。家中只有爸爸一个人,而且爸爸也智力障碍,对小营的家庭教育只能是让孩子吃饱穿暖。进入青春期的小营有了自己的思想,有时对智障父亲的说教并不言听计从,还经常对父亲发火。我知道这是因为智障父亲已经满足不了孩子成长中心理上的需求了。现在孩子最需要老师对他的开导和教育,可是偏偏遇到了疫情,长时间不能上学,孩子跟老师联系的唯一方式就是爸爸那部老年机,有时这部老年机信号不好,通话时经常有杂音。有时打电话孩子还经常不在身边,根本和他说不上话。有几次和小营接通电话,又明显感觉到孩子的语言表达能力和理解能力又倒退了,心里那个急呀!可是也是干着急没办法,孩子的家庭环境老师是黔驴技穷。
希望疫情早点结束,我们特校也早点开学,盼望着盼望着……



    上一篇:《孤独》

    下一篇:整体与局部的思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