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客网

拉姆达|“拉姆达”警报已拉响,守好国门是第一要务!|新京报专栏

近段时间,新冠德尔塔变异病毒成为国内和国际疫情的主要病原体 。而今,德尔塔疫情尚未完全缓解之时,一种名为拉姆达的变异毒株又拉响了警报 。
目前来看,拉姆达变异株导致的感染并不算多,但是已有向全球蔓延的趋势 。全球最大的流感及新型冠状病毒数据平台“流感数据共享全球倡议”数据显示,目前美国已有1060例由“拉姆达”毒株引起的新冠肺炎病例 。日本厚生劳动省8月6日报告,日本确诊首例感染“拉姆达”毒株的新冠肺炎病例 。
拉姆达|“拉姆达”警报已拉响,守好国门是第一要务!|新京报专栏
文章图片
▲“拉姆达”——新冠变异病毒毒株科普 。图片来源:新华社
拉姆达溯源
世界卫生组织7月数据显示,拉姆达毒株已在约30个国家和地区出现,尤其在智利、秘鲁、厄瓜多尔等南美国家传播明显加快 。其中智利发现的该毒株感染病例数最多,占世界卫生组织掌握此类病例总数的31% 。除南美地区外,美国、加拿大、德国、西班牙、以色列、英国和津巴布韦等国家和地区也报告了拉姆达毒株感染病例 。
我国目前尚未出现拉姆达病毒感染,但未来也有可能出现这一病毒株引发的病例 。
需要明确的是,病毒的变异是一种常态,变异是绝对的,不变是相对的 。因此,未来人类与新冠疫情抗争将面临病毒不断变异的现实和事实,而且要做好长期抗疫的充分准备 。
使用希腊字母命名变异毒株是为了避免对相关国家和地区造成污名化,现在世界卫生组织已经用希腊字母命名了11种新冠变异毒株,其中就有人们熟悉的在英国首先出现的变体阿尔法(α);在南非首次发现的变体贝塔(γ);在巴西首先发现的变体伽马( δ);在印度首先出现的变体德尔塔(ε) 。
拉姆达则是在秘鲁首都利马发现的一种新冠病毒变异毒株C.37,现在改为拉姆达(λ) 。随着疫情的变化,还有更多的新冠病毒变异体出现 。对于病毒的变异只需把它当成一种常态,不足为奇 。
毒性不强但传染性强
拉姆达的传染性和毒性是否很强呢?现在的情况显示为,毒性并非很强,世界卫生组织只是把拉姆达列为“需要留意”的变异病毒之一,如果毒性变强了,就需要升级,将其提升为“需要关注”的变异病毒 。现在,拉姆达还没有升级为“需要关注”的变异毒株,说明它与德尔塔等变异毒株还不在一个层级上,即便是变异病毒株,但也是轻量级的 。
目前,拉姆达导致的感染无法与德尔塔导致的感染相提并论,但它的传染性可能更强 。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显示,拉姆达毒株的刺突蛋白存在多种基因突变,潜在具有更高传染性、更强抵御中和抗体的能力 。但是,目前获得的证据不足以确认这些突变的全部影响,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来揭示这一变异株可能对疫情产生的影响 。
此外,7月28日,日本东京大学的研究人员在生物预印本平台(BioRxiv)发表一项研究指出,拉姆达变异株的刺突蛋白或能逃避中和抗体、降低疫苗保护力 。因此,拉姆达也与德尔塔一样,可能传播速度更快,同时降低疫苗和药物的效果 。
下一步如何应对
面对拉姆达、德尔塔等变异病毒株,人类当然有办法予以遏制,并且能把它们的后果降到最低 。
首先,现有的疫苗尽管对变异病毒株的效果有所降低,但基本上还是有效 。其次,针对变异病毒株的第二代疫苗已经在多国启动 。生产出mRNA-1273疫苗的美国莫德纳公司在2021年5月就实施了针对变异病毒的2.0疫苗研发和生产计划,主要针对阿尔法、贝塔和德尔塔变体,这些2.0版新疫苗也是mRNA疫苗 。
中国多家生产新冠疫苗的药企,如科兴生物、智飞生物等公司也都在进行针对变异病毒株的疫苗研发 。而且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针对新冠病毒变异株的研发项目取得重要进展,已经成功分离出多株新冠病毒德尔塔变异株单克隆毒种,正在严格按照人用疫苗质量标准进行毒株评价,筛选疫苗用毒种,为生产针对德尔塔变异株的新冠灭活疫苗做准备 。国药集团中国生物公司针对贝塔和德尔塔变异株的灭活疫苗研发正在进行中,现在处于动物实验阶段 。而且,在其他技术路线上,针对变异株的重组蛋白疫苗、mRNA疫苗研发也都在进行中 。


世界卫生组织 变异毒株 拉姆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