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客网

新冠疫苗|为什么是两种mRNA新冠疫苗率先“撞线”?


新冠疫苗|为什么是两种mRNA新冠疫苗率先“撞线”?
文章图片

我们知道,传统病毒疫苗都是弱化(减毒或灭活)的病毒,或者其蛋白质片段 。
像我国进入三期临床试验的4种新冠疫苗就是包括一种重组疫苗和3种灭活疫苗 。
这些疫苗需要在鸡蛋(目前使用的大部分流感疫苗就是在鸡蛋中生产的;而新冠病毒不能在孵化的鸡蛋中生长,因而不能使用此相对廉价的技术)或者体外培养细胞中孵化生产,开发、生产需要更长时间和更大成本 。
mRNA疫苗不需要获得和培养病毒,只需要知道病毒的遗传物质序列,就可以设计出针对性mRNA片段,并在实验室中很容易地合成出来 。
mRNA疫苗就是使用机器合成的mRNA片段,然后使用脂质包膜包裹起来制造成微小质粒就可以,因此可以在非常短,短到几天的时间内设计并生产出疫苗 。
比如,1月11日我国向世界分享了新冠病毒RNA全序列,意味着从这一刻起,拥有mRNA疫苗技术的“有心人”就可以开始着手疫苗开发 。
新冠疫苗|为什么是两种mRNA新冠疫苗率先“撞线”?
文章图片

而第一个行动的“有心人”正是美国Moderna公司,在1月13日就宣布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下属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美国首席传染病学家福奇正是这家研究所的主任)的疫苗研究中心(VRC)合作,开始了新冠疫苗开发 。
到2月24日,Moderna就宣布已经将用于1期临床试验的被称为mRNA-1273的新冠疫苗交付给了负责临床试验的VRC,意味着彼时1期临床试验就可以开始了 。
到3月16日,第一支mRNA-1273新冠疫苗率先打进人体,意味着人体试验正式启动 。
德国BioNTech公司的被称为mRNA-BNT162的新冠疫苗起步稍晚一些,但是也在3月16日宣布将于美国制药巨头辉瑞合作,于4月下旬进入临床试验 。
资源优势
尽管Moderna的mRNA第一个进入临床试验,但是期间进展最快的却是英国阿斯利康和牛津大学合作,以及我国陈薇院士领衔开发的两种腺病毒重组疫苗 。
然而,进入最后冲刺的三期临床试验阶段,两种mRNA疫苗又显示出后发先至的优势 。
这除了固有的技术优势,两种mRNA疫苗合作方的资源优势也起着重要作用 。
尤其是BioNTech的合作方是制药巨头美国辉瑞,而Moderna的合作方则是美国国家背景的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属的疫苗研究中心 。
我们知道,新冠疫苗3期临床试验需要在多个新冠病毒流行的热点国家/地区开展,并需要招募到数万名志愿者参与试验,这无疑需要巨大的国际资源和运营经验 。
这些恰好是像辉瑞这样的国际性制药巨头的优势 。
相比而言,同为国际制药巨头的英国阿斯利康尽管在这方面同样具有优势,因而在国际上第一个在巴西开展了三期临床试验;后期进展得稍微落后则与技术劣势有关 。
而我国几种疫苗进入三期临床试验阶段则明显受制于国际资源的不足,除了纯粹民营背景的科兴以技术转让作为代价在巴西展开3期临床试验,期间仍受到政治因素的干扰 。
而其他3种疫苗的3期试验的地区基本集中在中东、南美(巴西除外)和非洲一些临床试验能力较差的国家 。
安全性与技术
当然,3期临床试验的顺利与否很大程度上仍决定于技术的优劣势 。
因为,疫苗,作为给健康人使用的预防为目的的生物药物,其安全性要求远远高于给病人使用的治疗性药物 。
在1/2期临床试验阶段,两种mRNA疫苗表现出了明显更高的安全性,不论总体不良反应还是严重不良反应率都低于其他几种技术线路疫苗 。
其中,进展最快的阿斯利康和我国的重组腺病毒疫苗不良反应率又高于其他技术线路疫苗 。


mrna疫苗 新冠疫苗 biontech mr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