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客网

肝癌|肝癌领域壁报摘要提前看

肝癌|肝癌领域壁报摘要提前看
文章图片

2020年9月19日至21日 , 欧洲肿瘤内科学会(ESMO)年会将以线上的形式召开 。当地时间9月14日 , ESMO年会电子壁报(e-poster)摘要内容公布 , 我们整理了肝癌治疗领域的部分重要研究进展 , 带您提前感受ESMO浓郁的学术氛围!
1.982P -多纳非尼和索拉非尼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的比较:一项开放、随机、平行对照、多中心Ⅱ/Ⅲ 期临床研究的亚组分析
讲者: 秦叔逵教授解放军东部战区总医院全军肿瘤中心
多纳非尼是一款口服多靶点、多激酶抑制剂类小分子抗肿瘤药物 , ZGDH3研究是一项在中国人群中进行的多纳非尼与索拉非尼一线治疗晚期肝细胞癌的头对头比较Ⅲ期临床研究 。研究纳入无法切除或转移性HCC , Child-Pugh肝功能评分为7级且未进行过全身治疗的患者 , 并按1:1的比例进行了随机分组 , 口服多纳非尼(0.2 g , Bid)或索拉非尼(0.4 g , Bid) , 直至无法忍受的毒性或疾病进展 。主要研究终点为总生存期(OS) , 次要终点包括客观缓解率、疾病控制率、无进展生存期、安全性和药代动力学指标等 。功效分析主要基于完整分析集(FAS) 。
该研究共入组668例受试者 , 多纳非尼组和索拉非尼组各334例 , 其中659例接受了FAS分析(328比331) 。多纳非尼和索拉非尼在6、9、12和18个月(FAS)的OS率分别为73.5%和72.5%(p = 0.7562) , 62.2%和57.7%(p = 0.2279) , 50.6%和45.0%(p = 0.1489) , 35.4%和28.1%(p= 0.0460) 。中位TTP为3.7 vs 3.7个月(多纳非尼vs索拉非尼 HR 0.931 , 95%CI 0.777-1.117) 。
亚组分析显示 , 在既往没有接受过局部治疗 , 无门静脉浸润±肝外转移 , 不再使用全身化疗(ITT和FAS)以及巴塞罗那临床肝癌分期为C或不再使用的免疫检查点抑制剂患者 (FAS)中 , 多纳非尼的中位OS明显长于索拉非尼 。
研究显示 , 多纳非尼是晚期HCC的一线治疗选择 , 其亚组分析显示与现有标准一线治疗药物索拉非尼相比 , 多纳非尼具有更好的生存获益 。
2.983P—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治疗晚期肝细胞癌(RESCUE):开放标签、多中心、II 期研究
讲者: 徐建明教授 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CPIs)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正在成为肝细胞癌(HCC)的潜在新型治疗选择 。2016年 , 徐建明教授牵头开展了“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治疗晚期肝细胞癌、胃癌或胃食管结合部癌:一项开放标签的剂量递增和扩展研究”5 。该I期研究已发表在《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 结果显示:采用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这一组合 , 在16例可评估的晚期肝细胞癌患者中客观缓解率达50% 。随后的“卡瑞利珠单抗联合阿帕替尼治疗晚期肝细胞癌(RESCUE):开放标签、多中心、II期研究”入组了更多的患者 , 且包含一线治疗组和二线治疗组 。
II期研究在中国的25个中心进行 。纳入患有晚期HCC , 未接受过治疗或索拉非尼、多纳非尼治疗失败的患者 。入组患者每2周接受静脉注射卡瑞利珠单抗 200 mg , 阿帕替尼250 mg qd。主要终点是根据RECIST v1.1由独立评审委员会评估的ORR 。
从2018年3月到2019年1月 , 该研究纳入了70例一线治疗和120例二线治疗患者 , 并接受C + A治疗 。190例患者中有168例(88%)患有HBV感染 。截至2020年1月 , 一线和二线治疗队列的中位随访时间分别为16.7个月和14.0个月 。根据RECIST v1.1 , 由独立评审委员会评估的ORR为34%和23%;根据mRECIST独立评估 , ORR分别为46%和25%;12个月OS率分别为75%和68% 。截至2020年4月 , 一线队列的18个月OS率为58%(表) 。总体上 , 有147(77%)例患者发生治疗相关AE≥3级 , 最常见的是高血压(34%)和γ-GT升高(12%) 。23例(12%)患者由于与治疗相关的AE停止治疗 。

肝癌 索拉非尼 多纳非尼 细胞癌 卡瑞利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