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东华凤九续写。第一章,前尘往事,诛心之劫

九重天的神仙们,正在讨论白浅上神与太子夜华的婚礼事宜。
九重天有个规定,迎亲的,需有兄长代位迎亲,若没有兄长,也需为分高的人代为迎亲。但是夜华实为父神的次子,兄长是墨渊上神,而墨渊上神尚在闭关,要重新选定迎亲人选。由于比夜华位分高的人,实在没有几个,天君正在定合适的人选,唯恐怠慢了青丘。
“这九重天上比太子位分高的人,实着没几个,恐怕,难啊!”司命星君知道天君想让帝君去,但帝君没开口,谁也不敢说出来,唯恐得罪了这位尊神。而大家又知道帝君和白凤九之间的关系,认为他和青丘有过节,怕他不但不会赏面子,还会打扰太子的婚礼。
而这位不会给任何人面子的帝君,现在一旁悠闲的品茶,悠然自得的把玩着手中的茶杯。
“这九重天是没多少位位分高的,位分高的元始天尊算一个,可他是夜华的师傅,东华帝君位分正好比也好高,不如让东华帝君去。”有一位不怕帝君的神仙站了出来,没错,他就是风度翩翩的,连宋君…
连宋倒是知道一些帝君和凤九的事情,但因为有事情,就不知凤九何故回了青丘,而这200多年来,帝君都没有去看过凤九,甚至连提都没有提过。这恰恰勾起了连宋君的好奇心。
帝君倒是对这么一句话不意外,没有停顿,依然玩着手中的茶杯,高高挂起,似乎不关他的事。
“那帝君,你意下如何?”天君依然小心翼翼的问。他正愁什么开口,现在正好有人开口,天君就顺势而下了。
“此事我还得考虑考虑,不是还有几天吗?”帝君依旧面无表情。
“那此事再议。”天君有些尴尬,“魔族那事帝君如何打算?”
“天君打算如何?”帝君不答反问。
“那魔族煦旸有一个妹妹叫姬蘅,她心仪帝君,若帝君娶了她,魔族便也…”天君知道帝君不是会轻易答应娶别人的,只有拿出天下苍生之事。但着实没有料到帝君会打断自己的话。
“在白浅大婚之后再说这事吧。”帝君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说。
天君一下被驳了两次,有些不高兴,但是又对帝君没有办法,偏偏他又是尊神…
太晨宫。 “我说你整天心系那只小狐狸,你去看看他不好吗?”连宋不解。
“那我太快答应,那岂不是暴露了我的意向?”帝君挑了挑眉,看一下连宋。帝君倒是半点没有隐藏。
连宋愣了一愣,“高啊,实在是高。不过,那若天君不让你去,换了别人,那怎么办?”
“他不敢的…”帝君留下这句话就走了。但他并没有想象中的平静,竟有一些不敢去见她…
或许,自己亏欠她了吧?
连宋并没有在意帝君的表情,而是想他刚才说的那句话,便扬起八卦的笑。
第二日,天空中就到处传帝君要去青丘迎亲的事,那些想去看白浅夜华大婚,本来不想去的,结果因为东华帝君,这位尊神,难的得露一次面,他们也想一睹东华帝君的风采。
青丘。 东华帝君以及连宋和司命缓缓而来。
折颜并没有料到东华会真的来,他当年也算是亲眼目睹了东华和凤九的情缘,最后的那一出倒是不符合她对东华的认识。东华想做成一个事,谁都阻止不了, 现在倒也明了了,帝君不怕天命,但是为了凤九和天下苍生,怕对他没有损,竟第一次的,不敢违抗天命。
“你到底还是来了,青丘的面子,可真大啊!”折颜摇了摇手中的扇子,笑道。
“怎么?我不能来?”帝君抬眼望着折颜。
“唉,我可没这么说。”折颜顿了顿说,“不过青丘的长辈们倒是以为你是来抢凤九的,令我来查探一番,你说话可要注意些啊!”
帝君并没有回答。
“啊——”凤九正躺在树上打着哈欠,倒是把树下的众人吓了一跳。
“小丫头,你是出来吓我们的吗?”折颜笑着说。
“不是啊,你们自己过来的,我一直就在这睡觉呢。你们怎…”凤九无奈的说。
凤九还没有说完,突然看到树枝上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啊——”便惊得掉下了树,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帝君本要伸出拉住凤九的手,突然停在了半空中,及时制止了。这一幕,恰好被折颜和三殿下看见了。
折颜到看穿了一切并没有什么反应。连三殿下倒是想八卦一番。
但凤九立马爬起来,拼命的跑,后面还跟了一只黑乎乎的东西,像是…乌鸦…
其实凤九也看到了帝君伸出的手,但是又不敢开口问,他知道帝君定是不愿意说的,可能还不愿意提及这段感情。
开始跑的时候倒是快,现在倒是想到了,他知道帝君喜欢她,但她也知道他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
“这刚才的是谁啊?见到我们就跑了。”连三殿下,知道这是谁,他对帝君喜欢的人很感兴趣,毕竟他36万多年都没有喜欢过任何人,甚至没有对任何女子有好感,还被赋予了挂在画像上的神仙的称号。
“这是青丘的小殿下,三殿下不是见过吗?”帝君瞪了一眼连宋。
连宋立刻打了个寒颤“嗯,我知道了,刚,刚刚不是她溜的太快,没看清吗?呵呵…”连宋殿下很尴尬的狡辩,啊呸,解释。
“不过他跑什么呀?那黑鸟,又是谁?”连宋问道。他想看帝君吃醋。
“我只看到黑乎乎的东西,实在不知那是什么。”司命星君看到所有人都默然,气氛突然变得很尴尬,来打圆场。
又默然了一阵…
“你…你别追我了,你都追了我大半个青丘了。”凤九气喘吁吁的说,但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那黑鸟幻化成人形,从头到尾,还是黑的…
“还不是你趁我睡觉的时候,将我的毛全部涂黑。”小精卫做出想打凤九的样子。
凤九没有停下来,但看着他这滑稽的模样,笑了两声。
“你,你在笑,我,我…”
然后…又有几声笑声。“原来,是小精卫啊。你怎么成…这样了?”
“这位是?”司命星君憋着笑问到。
“这是真真的新坐骑,精,呃精卫鸟”然后,实在看不过,把她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折颜,你,你怎么把它变还原了呀?我好不容易涂的。”凤九有些不满道。
“这是真真的坐骑,若他看到他心爱的坐骑成了这样,他又要怪我没有照顾好他的坐骑了,又要同我生气。”折颜一本正经的说。
“我听说秦姬喜欢我四叔是吗?那要不…”
“那要看你小叔同不同意了?”折颜有些不满,却也不忘反击凤九。
“你…”凤九生气的一扭头,这才看见帝君和三殿下。
“帝君,三殿下,司命,你们怎么来了?”凤九连忙行礼。
精卫鸟没有见过什么世面,不知道这几位身份尊贵的神仙长什么样,于是听到凤九这样叫,他就彻底吓了一跳,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拜,拜见,帝,帝,帝君,连三,殿下,司,司命星君。”
帝君在旁边没有说话。
“迎亲啊…”三殿下摇了摇扇子。
“是哦,姑姑都要嫁入天宫了。”凤九突然有些伤感。凤九盯着帝君,凤九对帝君会来迎亲,还是有点不相信,她知道帝君从不给任何人面子,从不赴任何宴会。
东华帝君知道凤九在看他,但是不敢抬眼,只是望着远方。
正当她发呆之际,连宋的声音提醒了她。
“哦,对了,小殿下,我们要在青丘住几天,讨论一下结亲的具体事宜,还要麻烦小殿下了。”
“没问题,三殿下,帝君,司命,这边来。”
那可怜的小精卫,跟在队伍后面,觉得凤九好像认识这几位神仙,好像还很熟,有些不解…
等到凤九将众人安顿好之后,退了出来,小精卫抓住机会就问,“你…他们…”
凤九只微微一笑,“前尘往事,不必再提”
小精卫不懂情爱之事,更不懂前尘往事,只是好奇前尘往事是何物,他百余年前方才化作人形,自是不懂世间之事,况且又一直在十里桃林,整天面对两个大男人,更不懂女孩子心思。初到这青丘,凤九变是他第一个见到的女人。但是凤九又故作老成又显高深,偏偏性子又活泼,真真而让人琢磨不透。
正当精卫发呆之时,凤九突然打断了他:“卫哲言不是让你去北方寻四书,顺便将毕方带回么,怎么还不去?”
“是,殿下,我告辞了。”精卫又装作恭敬。
凤九不知不觉走到一座亭子旁,这座亭子居于狐狸洞后,因狐狸洞是白家居住的地方,又有些偏僻,便鲜少有人经过这里。这座亭子是两百余年前凤九自己修的,用的是上好的白玉。桌上还有一顶香炉,乘了白檀香木独有的香粉,这味道便是帝君身上特殊的香味,每次凤九问这香气便觉知足,但近段时间青丘事物较为繁忙,加上姑姑白浅的婚事,她便极少来了。
今天因着帝君大驾光临,政事便也没有那么多了。她面上表现得极为严肃,平时也十分忙碌,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只有做起事来才不会想帝君。青丘百姓只是知这继任女君本是顽皮性子的,但不知为何继任女君后,他变沉稳了许多。甚至比当年的白浅更胜。或许,是责任罢,只有白浅,四叔,折颜等几人知晓,凤九其实是为了帝君…
她从小时候识事起就开始迷恋帝君,因着帝君的光芒太大,便也不敢去追着帝君跑。后来被帝君救了,更加迷恋帝君,这才下定决心,要将恩报完,但报着报着就起了男女之情。
她到了这儿,发了一会儿呆,又睡着了。这一次竟梦到了帝君。
她初遇帝君,再到吃失魂果,然后当着天君和织越表白,再是锁妖塔,再到凡间…三生石,她与帝君的所有相处片段,此刻正清晰地在她脑海里回放,但大多都很模糊,只有几句话,最为清晰…
“你可知我大你多少?你父君还未出生的时候,我就已经是这般模样,数十万年,多少个沧海桑田,多少个生灵归于尘土,你都不曾见过,你也不曾见过我,双手染血,杀红了眼的模样,你思慕的那个人是谁?是眼前看到的这个人吗?可是凤九,你眼前的这个人并非真的我,和你在凡间厮守的那个人,更不是我!你眼前的这个人,不仅是昔日定律法掌生死的天地共主,还是没有七情六欲,不知红尘为何物,无论你做什么,在我眼前都如儿戏的东华紫府少阳君!”
“尘世情缘尘世尽,当断不断害人害己!”
“如果,我是说如果,当年你没有把自己的名字从三生石上抹去,是不是会喜欢我?”“会!”“帝君,你说什么?”“如果当年我没有把自己的名字,从三生石上抹去,我会喜欢你。”
她醒了。忽觉袖口湿了大片,眼中一片湿润,这才想起梦中的情景,眼前已朦胧。这一幕刚好被帝君看到,他常常在铜镜中看凤九,她不怎么哭,如今,这是怎么了?却又忍不住想上前抱着凤九。
“东华!”折颜出现在东华后面,把帝君拉回现实,折颜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却并未道破。
东华住处。 “长话短说,刚开始看到你己觉不对劲,你法力还未恢复?”折颜难得的一脸严肃。
“你知道了?也罢,,与你说吧,这是诛心之劫。”
“诛,诛心之劫!?”折颜难以置信,这是应劫的方式之一,上古神祇大多应劫,生归混沌,只剩少数存下来的。但若应劫成功,若非自毁元神,否则无法能杀得了他,但自古以来,包括父神,竟无一人能应劫成功,没想到东华竟要应劫了。
“是本帝君之前在凡间历劫,为还凤九一世夫妻情分,却未料到逆天而行,法力尽失,本以为是历劫,少了十八年造成,没想到…”
“这么说来,凤九便是你的劫,情劫…”
“是”
“自古以来,应劫的众多方式之中,诛心之劫中的情劫最难劫,在这之前有一先例,还差点造成世灭,如今你…”折颜有些担心。
“我独自应劫倒没什么,只是我怕连累这天下苍生,还有九儿…”东华皱眉,又难掩担忧。
“你…还真…”后面被东华的眼神咽了回去。
这会儿凤九已经抹干了眼泪,朝狐狸洞跑去。
打了两个多小时,终于打完了,今天发的比较多,以后可能没有那么多了。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东华凤九续写。第一章,前尘往事,诛心之劫】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东华凤九续写。第一章,前尘往事,诛心之劫
文章图片
坐在亭中的凤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