锐客网

青春祭|青春祭 第五章


青春祭|青春祭 第五章
文章图片
图片发自App

焦糖色的短发在空气中来回摆动,额前及眼的碎发给孙雅洁增添了一份沉寂。她手肘抵在护栏上,身体微倾斜,一动不动的看着湖边落日。
金鸡湖的落日向来都有一番风味,孙雅洁目视着那轮红色,天边镶嵌着浓浓的光晕,似乎这些,才可以抚慰她逐渐没落的心迹。
兴奋剂事件终究没有给她一个公道,即使她早已料到,只是当结果呈现在眼前的时候心里还是会酸涩委屈。
她终于还是被‘请’离了跆拳道馆,终于,她再也没有资格去参加任何比赛。
回想着走出道场一路上所受的冷眼嘲笑,她没有看到安以陌,她独自承受着。
这些草率的结果,应该与那位始作俑者有关吧。毕竟,那人当初用了这么一个阴险的法子来打压她,到最后又怎么不会千方百计的置她与死地?
这里没有朋友,没有家人,没有梦想,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一个失败者!她想一醉方休,心想起码醉了,就会忘了这种屈辱,忘了这种孤独寂寥苍白无力的感觉。
酒吧里面的灯光闪的人眼花缭乱,震耳欲聋的音响拼命敲打着心脏。孙雅洁不知不觉就走到这个不算很显眼的小酒吧中,但是此刻她感觉很不错。
孙雅洁和着节奏跟着群魔乱舞,醉意朦胧下,她已不自知的给人下了药。
“啧啧啧,这妞儿真tm正点。”一个神色猥琐的男人魔爪伸向孙雅洁的屁股。
啪!孙雅洁虽头晕目眩,但却意识还在。只是手中多少有些软绵无力,这一巴掌打下去就没有什么威力了,反而多了撩拨的意味。
“我知道你是练家子,嘿嘿……”猥琐男搓搓手,这句话的意思再明显不过,既然知道孙雅洁是会功夫的,他下的药分量可以想象。而且——
孙雅洁感觉身体有股火气直冲上去,她立刻明白,她身体里的不只是迷药。
“孙雅洁!”安以陌忽然出现,一脚将那只咸猪手踢飞。眼疾手快的接住即将晕倒的孙雅洁。
她脑袋模模糊糊,安以陌的怀抱让她眷恋,孙雅洁看不清他的样子,亿楠?萧亿楠么?
“亿楠……”孙雅洁喃喃,眼角有泪水划过。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原来她没有那么冷情,并不是可以放下。她没有感觉到抱着她的人手臂一紧,待她感觉到一股冷风时顿然清醒一些,孙雅洁看清了抱着她的人。
“安师兄……”孙雅洁在安以陌怀抱中,心里的那股燥热越来越严重让她不自觉轻吟。
“嗯。”安以陌抱着她打车回到家,将孙雅洁放到他自己的床上,他看着她。
孙雅洁因药物的作用脸颊潮红,也许她也在拼命抑制,她额前渗出细腻的汗珠,嘴唇轻启,眉头微皱,此刻的她模样是魅惑的,像一朵带有毒素的罂粟花。
安以陌喉咙滚动,抑制身体里的那股欲望,转身去了客厅。
“安以陌,你不可以趁人之危。”安以陌在客厅自言自语,索性闭上眼睛强迫自己睡觉。
啪!卧室响起刺耳的声音!
“怎么了?”安以陌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跳起来,一开门就看到杯子在地上,已经碎成了片儿。
“我口渴……”孙雅洁还是脸颊通红,声音带了些撒娇的韵味儿,抬起小脸一股哀怨。
“你,你躺着,我……我给你倒……”安以陌感觉自己身体又起了反应,赶紧转头去倒水。
孙雅洁一直在抑制身体里的燥热,无奈这药下的过猛,根本不是她可以忍受的。
她看着安以陌来来去去照顾她,尤其当安以陌靠近过来端给她水的时候,因药物的关系,孙雅洁甚至想给这个人就地正法,她默默喝着水。她不会原谅一个心里已经有别人的男人,虽然她还没有放下。她不会轻易的去爱上一个对她好的男人,即使如安以陌这样完美。
孙雅洁心中百感交集,她不是很传统的女生,也没必要去为谁留下初夜。催情的药物让她的理智一点点崩塌,她此刻只想解决生理需求……
她的眼神越来越迷离,呼吸越来越急促,不自觉的伸出手臂去勾上安以陌的脖子,嘴唇轻启,热情如火的吻让安以陌浑身一震。
安以陌最终抵不住她的热情款待,解放一个男人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有的正常反应。在与孙雅洁缠绵悱恻的时候,他心里便下定决心,从此以后好好待她,让这个女人彻底爱上他。
房间内飘荡着旖旎的味道,宽大的床上面一条锦被遮盖住无数春光。安以陌紧紧拥住孙雅洁,原来这个小女人的味道是这么香甜可口。
她早晨醒来的时候头疼到要爆炸,她揉了揉太阳穴,眼球转动扫视着这间陌生的卧室。昨晚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连成画面,她一个激灵回到现实,又听到卧室外有锅碗瓢盆碰撞声音……
她脑补着安以陌在厨房忙碌的样子……
她吸了一口气:
“呃,我把安师兄给,上了!”孙雅洁挠挠头,开始左右环顾找自己的衣服。
从锦被出来,一具完美的胴体出现在空气中从肩膀到腰形成一条s流线,修长的美腿透出健康的小麦色,因长年运动整体显得非常饱满充斥着爆发力。
穿好衣服的她足尖轻点,光着脚趴在门上听客厅的动静,外面顺着门缝飘进一缕缕香味,孙雅洁吸了吸口水,侧目看了看窗户,人都吃了,饭就算了,这会儿还是先跑路吧。
她随意找了些纸笔留了言,带着满腔的心虚翻了这三楼的窗走人。
跳下来跑之前孙雅洁回头看了一眼这欧式建筑,精致不失,像安以陌的格调。
“一看就是有钱人啊,这么一栋大别墅,但是,拜拜了您呐!”孙雅洁口中啧啧,对着别墅一个飞吻,潇洒走人。
“吃早餐……了?”安以陌推开卧室的门,只看到床上凌乱的锦被,孙雅洁人影都找不到。他走进房间,桌上的便签纸:
“安师兄早啊!昨晚纯属是个误会,别放在心上哈!”后面还附上一个笑脸。看的安以陌一头黑线。这个女人……
从这天起,孙雅洁就一直没有再出现,她回到自己家里后才发现她不仅是中了迷情药,她居然倒霉到被人给下了毒品,这是一名跆拳道者最大的禁忌。
令人绝望的,第二天她又收到了道馆的退会通知,并声明永不录用。
“哈哈哈……真是,好的很!”她心情异常烦躁。
她再次去了前天去的那家小酒吧,期间毒瘾发作,被一直在这个酒吧兜售毒品的小白撞到。
最好的朋友不在身边,爱情也毁于一旦,如今她热爱的跆拳道也以这种方式被终结。
孙雅洁万念俱灰,她看着贩毒的小白,听说这东西可以减少伤痛,她苍然的笑笑,二人便达成了买卖。
“死丫头,你这个没良心的,又让我一个人在苏州,说好的不离不弃呢?说好的会一直陪着我的呢?”
孙雅洁蹲在轩辕宫内的钟型墓室边,满脸泪水的抱着手机,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听着几个月前给张阳发的语音。
那个时候张阳刚走,雅洁总是用这样玩笑的口气和她语音。这会儿感觉,自己是那么可笑,她才是最傻的那个。
她的毒品用完了,小白说在老地方交易,她来了,这么久了,小白怎么还不出现?
自从张阳的通知书下来,她那个时候就知道又得和张阳分开两地了。那个时候雅洁真的为张阳开心,逆袭这条路,她做到了。
可这几个月以来,仅仅短短几个月,她在苏州发生了那么多糟心的事情,让她不禁后悔,如果当初自私一点,开口让张阳依然留在苏州,到如今至少还有闺蜜相伴,不至于让她独自一人蜷缩在这阴霾污秽之中,走上这万劫不复之路。
“呃——咳咳——~~”雅洁抱紧自己,整个人不自控的颤抖起来,该死的,毒瘾又发作了。心里暗暗问候着不靠谱的小白。
雅洁在痛苦中煎熬着,这是第几天了?
她身体里有两种声音,一开始她还可以极力隐忍,试图想要硬生生挨过去这一段儿,可毒瘾发作哪里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大脑已不受理智控制。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白粉,她非常渴求那东西!意识越来越浅,感觉自己的神识逐渐飘忽……
而她不知道的是,她堕落的一个月以来,在乎她的几个人都疯了。
安以陌也没有再去跆拳道馆,在苏州掘地三尺的找她。
【青春祭|青春祭 第五章】最后,不得已去找了萧亿楠,两个大男人都找不到孙雅洁,萧亿楠就惊动了张阳,张阳在大半夜接到萧亿楠的电话,连夜赶回苏州,身后跟着欧阳小天……


      青春祭第五章

      上一篇:我想要的并不多

      下一篇:观勤学诗有感